法律在线

法律在线
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端午节将至出国游小心上了“黑导游”的当(组图)


发布日期:2022-01-26 08:42   来源:未知   阅读:

  国际在线日,中国旅游研究院、携程旅行网联合发布 《向中国游客致敬——2016 年中国出境旅游者大数据》。该报告书统计显示,2016年中国人出境旅游达到1.22亿人次,人均花费900美元。最受中国人欢迎的前十国家依次为泰国、韩国、日本、印尼、新加坡、美国、马来西亚、马尔代夫、越南、菲律宾。

  这项报告称,中国游客已然被称为“移动的钱包”。然而,我们也能时常看到中国游客受到“黑导游”欺骗的报道。在端午节即将来临之际,有很多朋友计划出境游,我们来看看需要提防哪些陷阱。

  五一假期到泰国游玩的22名中国内蒙古游客就因碰到“黑导游”而遭遇“泰囧”:因为拒绝多付9000泰铢(1000泰铢约合200元人民币)购买旅游项目,他们被女导游甩到路边。

  在越南下龙湾,一些拒绝下车购物的游客不得不在全部车窗和空调都关闭的大巴内干等,耗到实在闷得受不了,就只能下车,在“黑导游”忽悠下,最后也进了店。

  这些专门针对中国游客的所谓“免税店”的商品价格往往高于市价数倍,且只接待中国旅游团中佩戴店家认可标志的游客。“黑导游”在这个封闭环境里半诱导半威胁地哄骗客人购物,少有团队游客能抵住从众心理而不就范。

  2016年6月20日,38名中国游客19日到达泰国芭堤雅之后因为拒绝参加自费项目,遭一名无证的黑导游“甩团”。

  这些被骗的游客很可能是被“低价团”乃至“零价团”所吸引。比如,一家不正规的国内组团社利用低于成本的超低价格吸引游客参团,并将游客按人头“卖”给泰国地接社。地接社再将游客以每人5000泰铢的价格“卖”给导游。一个团通常为20人左右,那么导游从接团开始就背负“债务”压力。

  导游带团时还要支付过路费等各种形式的其他费用,前期付出大,后期必然希望通过诱导游客购物或参加自费行程等各种手段收回“成本”。

  泰国本地正规导游不愿接受这么贵的“人头费”,泰国旅游法也不允许“人头费”的存在,于是“黑导游”便“应运而生”。因此,中国游客要从源头减少遇到“黑导游”的概率,关键是拒绝参加低价团和“零价团”。

  泰国《旅游业及旅游从业者法》明确规定,在泰国做导游必须为泰籍人员,而且必须持有导游证,违法者将被处以高额罚款或有期徒刑。越南也不允许外国人当导游。可以这么说,外籍人士在泰国和越南担任导游就是“黑导游”。

  日本“黑导游”则夸大产品效果,联手商家诱导国内游客高价消费,并拿取回扣。一位在日本工作的导游透露:“一般是旅行社拿5%,导游拿7%,领队拿3%的佣金。去年有位导游被曝出每带一个团就能拿到至少百万日元的佣金。”这名导游说,“有的旅行社聘用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让他们花20至30万日元买一个没有实效的导游证,培训他们如何销售商品,欺骗客人。”

  “黑导游”的套路包括:一是在大巴车上兜售价格虚高的商品,包括化妆品、酵素、小电器、营养品等。

  二是带领游客去所谓的免税店购物,事实上这些并不是日本正规商店,价格也非常高。这些商店的利润分成一般是店家五成,地接社和导游按五五分或三七分拿取剩下的利润。

  三是私下添加进店购物行程,俗称“滑店”。例如,在前往东京浅草寺观光途中,导游赞叹“浅草有一家老店铺的南部铁壶非常好”,到达目的地时暗示司机停在店旁,诱哄游客进店。实际上,该店商品售价约为市价的3倍。

  另外,旅游行程安排也可能存在“猫腻” 。有导游透露,赴日游线天,东京-静冈-京都-大阪的大致线路被业内称为“东进阪出”的黄金线路。旅行社却安排下午出发、晚上抵达东京的航班,回程则安排上午的航班。“5夜6天游”,在日本线天。

  中国驻日大使馆也多次提醒中国游客,在日旅游购物时,对于导游的劝导、商家的宣传和口头承诺,要保持应有的警惕,勿听信其夸大宣传,将保健食品当药品购买。

  在日本,外语导游和律师、医生一样,须经过国家级考试。除精通外语,导游还必须熟知相关的日本历史、地理、政治、经济、文化等知识,能通过笔试、口试等环节考核的合格者寥寥无几。截至2016年,日本全国拥有该资格的导游仅有约2万人,其中英语导游占67.8%,而需求高涨的中文导游仅占12%。

  在美国,人们的出行离不开汽车。旅游业内人士介绍说,现在有些“黑导游”利用能提供海外租车、导游服务的APP联系游客。游客不知他们不是正规导游,糊里糊涂就接受了服务。

  目前,美国政府尚未严查这种“黑导游”利用APP拉客人的情况,但可以从交通许可等角度打压“黑导游”生存空间。例如,在夏威夷,旅行社车辆和出租车等去机场都需要办理机场许可证,办这个证每年得向政府交一大笔钱。利用APP拉客人的“黑导游”没办证,去机场接送机属于非法。

  在美国跟团游,对中国人来说,每天给司机和导游5美元到10美元小费可能会不习惯,而小费是算在团费之外的。有些导游服务不到位,也会强要小费。例如,有一名导游从白天工作到夜里三四点,第二天一大早还兼职当司机,置游客安危于不顾。加上他为人滑头,整团游客都不喜欢他。游客本来不打算给他小费,可还是被强行要了去。

  2014年5月22日,一个大型中国旅游团在美国洛杉矶通过人行横道,准备搭乘大巴。

  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提示,美国旅游业准入门槛低,服务水准参差不齐。仅洛杉矶一地就有近百家旅行社接待中国游客,华人导游人数近700人。因此,游客出行时不要选择明显违背市场价格规律的“低价团”,避免到了美国以后掉入“自费项目”陷阱。

  总领馆还提醒中国游客,中美两国均有相对健全的法律制度,发生旅游纠纷后,应理性维权,必要时可直接拨打国家旅游局12301热线求助。若在美期间不便解决,应留存相关证据,回国后向国内旅游主管部门投诉。

  美国“黑导游”较难定义。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知情人说,有些导游没执照,有的则靠带人观光挣钱、却没上这部分的收入税,这些都属灰色地带。“现在跨界做旅游的比较多,司机可以当导游,摄影师也可以,比较难界定。”

  韩国媒体曾在去年曝光旅游黑幕:在只接待中国游客的餐厅里,海鲜食材已经放了3年;店家声称使用韩国白菜制作的泡菜,实际上是中国白菜等等。据一名在济州岛的旅游业内人士说,当地旅行社把中国游客带到这种餐厅几乎是百分之百。

  还有很多前往韩国的游客经历过被导游要求购买人参等。一名游客回忆说,她和团友被关在房间里进行洗脑销售,被逼着购买人参、护肝宝等等商品。但店内商品没有标价,全部按照销售人员口述或在计算器上暗处价格。在此期间,游客们还被禁止使用手机相机等设备,并且受到摄像头监视。

  一些导游因为游客不“配合”而大发脾气,甚至谩骂游客。去年10月,一段名为“韩国导游比起云南黑导游不差”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中一名导游与游客围绕购物问题发生争吵。该导游还说过之所以要求游客去售卖高丽参的店是因为这是“韩国政府的要求”。

  更冤枉的是,一些中国游客明明没有报“低价团”,仍然被拉到商店被强制购买商品。

  为整治针对中国游客的宰客行为,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从去年4月开始实施“观光狗仔队”制度。游客在遭遇强制购物、无资质导游等问题时,可拨打韩国观光公社或韩国旅游业协会专项投诉电线万韩元(约人民币1.8万元)的赔偿。

  韩国正规中文导游大约有8000人,他们必须通过历史考试、经过特别教育才能拿到导游资格证。由于赴韩中国游客井喷式的增长,许多韩当地旅行社引入中国朝鲜族导游等,但这些导游大多没有在韩国生活过,对韩社会和历史缺乏了解,也未经过正规培训,因此常常随意解说。韩媒估算,中文“黑导”数量跟正规中文导游差不多。

  整体看来,“黑导游”的套路虽然在不断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我们出行时,除了不要贪图便宜报“低价团”,不要轻信导游的说辞,还要做足功课,遇到问题时用理性合法的手段维护自身权益。